婆娑一生

与世无争,痴迷伏黛。

伏黛段子

1 望乡台外,三生石前再无绛珠。
2  “仙子为何又要去那尘世?”
  “尘寰未了。”
3“佛祖,如何能救他?”
“业障深重,无救。”
4“绛珠,他犯下滔天大错理应受罚!”
“绛珠只愿护他一世周全,那劳什子罪罚便有我来受!”
5“绛珠,你私改凡人命格该当何罪!”
“改了也救不了他……求天帝赐绛珠一死。”
6“绛珠,你们注定有缘无分。”
“那我便撕了那姻缘册,逆天而行。”
7“停下,绛珠!你再上前一步便是死罪!”
“今日我就要拆了这阎王殿,烧了这生死簿。由我护他一世周全,谁也拦不得!”
8“瞧你才不消片刻也等不得。你便在那奈何桥上等上一等,黛玉这就来。”

林妹妹的奇游记 第二章 上 ooc.

林妹妹的奇游记 第二章 上 ooc
已更预告 第一章预告 第一章上下
ooc ooc ooc 前五章可能都是童年,童年绝对是ooc。
 
  汤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又来到这个世界的。他抚摸着桃树粗壮的树干却想不出他睡前到底做了什么与平时有异的事。
  他心里一团糟,烦躁的抬头看到落英缤纷不禁想起那个语言不通却与众不同的姑娘。忽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他警惕的转过身。汤姆多年后用中文给那时的她的评价是惊为天人。他看到是身着嫩粉祥云纹长裙,手接落花的她。
  汤姆静静地坐在圆凳上右手支头,侧过脸瞧那个坐在榻上抽噎的姑娘。天边渐渐泛黄了,她已哭了很久。他听着耳边轻轻的抽噎声一阵烦躁。他不知道她有什么好哭的,像公主的奢侈生活又有什么能让无忧的她哭泣?无病呻吟。汤姆对她的哭泣嗤之以鼻却又莫名的怜惜。
  “Don't cry.”
  汤姆打破沉默,走上去蹲下。他看着面前有些狼狈的姑娘尽量放缓声音的安慰她。一双水眸带着三分疑惑七分悲伤望向他。他仿佛溺入深海不由得想起几小时前两人的见面……
  他问好后出于礼貌走上前,仔细一看她竟是泪流满面。他见惯了孤儿院那些傻瓜的嚎啕大哭头一次见无声落泪竟觉得稀奇,心里暗生弄哭她的念头。面前的姑娘不似前两次大方,帕子捂着脸压抑着哭声随婆子跑走了。
  她再跑也跑不过他的掌控,她到底是回了房间。而他,算到底却溺入她眸中深海。
 

林妹妹的奇游记 第一章 下 ooc

已更序章 第一章预告 第一章上
前几章是童年,后面会是黛玉穿到HP。黛玉黑化,老伏温柔化但并不洗白。这一篇也就交代个背景,自己看了都觉得写的很不好。
ooc oooc ooc 重要的事说三遍。
宗旨:爱情药水诞生的他不懂爱。

  汤姆猛的睁开眼,入目依旧是孤儿院的天花板身下依旧是洗的发白的灰色床单。他摸了摸肚子,并不是梦。久违的饱腹感并不是假的。他坐起来摸着肚子沉默不语。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到东方的国度去……
  窗外的麻雀起劲的叫着,窗内的里德尔沉默的思考着。多年后伏地魔回忆这时的自己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并非只有饥饿发生了变化,那颗心也悄悄地不受控制的变了。只不过,他知道的太晚了。
  孤儿院的每天都是前一天的复制,毫无新意的陷害与佯装无辜。汤姆冷眼看着面前几个依附院长而恶人先告状的傻瓜不说一句话。院长的句句挖苦与讽刺被他一如既往地自然屏蔽。最终入耳的只有嗡嗡噪音。
  一阵聒噪,汤姆才抬起脸看着这个眼眶深陷颧骨突出的刻薄女人。他听完那毫无新意的惩罚冷哼一声离开。
  我是林黛玉与他们不同。
  汤姆拿着破旧的扫帚扫着孤儿院前院子的落叶时这是他唯一的想法。他觉得他像发疯了一样,满脑子都是那个只见过两次的东方姑娘。我是林黛玉明明脆弱的像一只小兔子,他轻轻就能捏死……
  又是一年秋风起,汤姆扫着落叶才意识到受罚的时间已到。整整一年,他承受了孤儿院那群傻瓜的陷害并反击。整整一年,他再也没有到过那个东方国度。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如同玻璃一样的姑娘。这一年里他听到的最多的是“汤姆,你个恶魔”而并非他所期待的并不能听懂的汉语。
   一年间他试过各种睡觉的方式却从未进入那个东方的梦境。未知让他着迷但这种不受控制的走向又让他抓狂。他恨不得撕裂开这个世界强行进入那个世界,但他办不到。
  他到底还是太弱了,因为太弱了那些傻瓜才会仗势欺人,因为太弱了他才会无法离开这里,因为太弱了他才会无法到达那个东方的世界。
  若想如愿,必须强大。
  黛玉右手举着拂尘百无聊赖的逗着脚边徘徊的小狗,她已与汤姆一年未见了。她仍记得他初见时冷漠的模样与第二次见面他被发现肚子叫时脸上淡淡的一抹红……
  思绪飘远,心心念念的都是他。
  这是神仙的法术吧,仅两面就念念不忘。黛玉羞愤的一甩手收起拂尘,用手捂着发烫的脸快步随着婆子离开。她终日念着他他却从不来探望,说到底还是她自作多情了。黛玉气的把拂尘扔给婆子独自一人回屋生闷气。
  黛玉打小当个男儿养着,闲暇时就作画吟诗(想汤姆)。日子平淡安稳,从未受过什么大风大浪。
  平稳的生活终止到那一天的花落人亡。
  黛玉捂住胸口瞧着面前婆子嘴巴一张一合说完急匆匆的跑出去。她快步赶到母亲的寝室,不似往日莲步轻移,眉目含情的大家风范一副仓皇无措的模样。
  黛玉跪在母亲榻前握紧了母亲的手泪如雨落。她未曾想过母亲会离她远去,平日只当是母亲身子弱了些何曾想过这般……林如海在一旁抑制着内心的悲苦扶起女儿,欲缓声安慰却难言一字。林如海深深叹息一声差人送她回去,
  黛玉恍惚的宽慰了父亲几句在婆子的搀扶下回闺阁。黛玉用手帕擦着眼泪满心悲苦。叫她瞧着母亲的远去还不如增她一杯鸠毒随着母亲去了。
  黛玉正欲穿过花园却有一朵落花刚好落入她的手中。她顺着花落的轨迹回身,隔着水雾望过去。
  她所见的是一树桃花落与那一抹许久未见的身影。
“Good afternoon,我是林黛玉。”

林妹妹的奇游记 第一章 上

ooc
  拖了很久,可算是写出来了。本文前几章主要的还是5-6岁的黛玉和TOM。我的文笔很垃圾,写了也是满足自己的欲望。
那些回复呵呵与ky请不要来膈应我。
 
    旭日未生,寒烟朦胧。姑苏笼罩在半明半暗中,黛玉起身罩了外衣缓然走到窗前。黛玉推开窗静等着瞧那旭日东升时的祥瑞之象。她一双似是含泪的水眸盯着古淡的天空渐渐失神。那日的小仙自匆匆一面后已有十日未见,怕是那日自己失了礼节触了他们神仙的避讳吧。黛玉瞧着慢慢升起的太阳一皱眉轻哼一声不再期待那人会从天上飞来与她闲话了。黛玉心里骂了句小气鬼一回头却被惊的低呼出声。

  只见不知从何处来的TOM穿着灰色的破衬衫静静地站在那里看黛玉转过身来,然后一脸惊讶。TOM也和黛玉一样惊讶,他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又来到这里。他只记得他和上一次来到这里一样睡下了而已。他皱紧眉头对面前又惊又喜并已提着纱杉裙摆跑到面前的少女一脸警惕。他讨厌脱离他控制的事情,厌恶面前少女天真的模样。 

  “哎呀,小神仙你再不来我只当那日是糊涂了做的梦了。”

  稚嫩的女声在耳旁响起,TOM依旧听不懂她说的什么。陌生的恐惧像大山向他压过来,他不得不承认他对这不受控制的现象有极大的恐惧与好奇。他恐惧并厌恶着不受控制的一切,却又忍不住弄懂并破坏。

  “你怎么不理我?怕又是你们那的规矩了。都说那仙界是自由处,如此看来怕是不是了。那些桎梏竟比这尘世来的多。”

  黛玉自顾自的说着却被他身上凛冽的寒气惊的一个哆嗦。黛玉怕他是生气了,也不多言。两个人静静地对望着一如初见,依旧是深深地隔阂。

  咕噜声滑进两个人的耳朵打破沉寂。TOM慌忙地捂住肚子故作凶状来掩饰他的尴尬。黛玉一愣后莞尔一笑出门从婆子手里讨了碗粥。

  这次先说话是他,不算是她没脸没皮强拖他在这尘世待了。黛玉想着推门把粥推给他。

  “瞧你也饿了,这时候还早也没旁的这粥你便凑合喝了吧。”

  TOM盯着她看了几秒于她对面坐下。他用白瓷勺柄轻轻的搅动着粥,心里盘算着她下毒的可能性。再抬头是她天真的笑靥,TOM再猜忌也挨不过饿。

  “Thank you.”

  黛玉歪头好奇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眨眼间之前矜持的少年已然吃完了一碗粥。

  吃完粥两人依旧无言气氛却融洽了许多。不过半刻钟他竟又变的透明了,黛玉看着面前老气横秋的少年启唇道别。

  “再见,TOM。”

  少年出乎意料的看着面前的少女,他并没有想到她能够记下他名字一如他能记下她的名字一样。

  “Bye,我是林黛玉。”

  话音未落TOM便化了光影消失在她的面前。黛玉双手绞着帕子轻笑出声。

“呆子,哪是什么我是林黛玉。”

伏黛微博排名第一贺文

伏黛第一贺文 ooc 故事性不强。梗来源微博。

  “斯莱特林式爱情:给挚爱折千纸鹤,看挚爱与他人结婚。”
 
  夜幕低垂,不知何处来的乌鸦在枝头嘶哑。TOM低头慢慢摩挲着老旧的手工书上千纸鹤的图案,思绪渐渐偏远。
  那是他们相遇了十年的一个下午。她一如初见穿着东方纱裙带着东方女子特有的娇羞静静地望着他。她的双眸仿佛天生含着水即使面带笑意也是一副欲哭的娇弱状。
  脆弱的麻瓜。TOM心里故作诋毁的讽刺挡不住他对面前少女那奇怪的感情。
“你手里是什么,TOM?”婉转的声音慢慢的说着他的母语,他不由得放慢了张开手掌动作紧紧盯着她,生怕落下她的一个表情。
  他张开手掌后是一只纯白的千纸鹤,他轻轻一吹气千纸鹤便扇动着翅膀落入她的手中。她慢慢拆开千纸鹤,入目是“I HAVE NOTHING WITHOUT YOU.”。
  黛玉展颜而笑瞧他说——me,too.
 
  伏地魔现世,生灵涂炭。黛玉握紧了手里的报纸手不断的打颤。他分明是允了她不在伤人性命的……
  阵阵足音在封闭的空间里回响,黛玉抬头看向那个刚进来的男人。
“你答应过我,不再伤人性命……这又是为的哪般?”
“为了你。”
TOM毫不避讳的直视着她,他知道黛玉十七那年会死去他只有让她在这个世界永生才能拯救她。
  黛玉咬紧了下唇轻轻摇摇头不再理他。
  次日,TOM再也没见到他心心念念的姑娘。他的姑娘留下一句“NOTHING.”便离开了他,永久。

  TOM的思绪被一只送信的猫头鹰打断,他揉揉酸胀的眼睛打开信件。

  亲爱的TOM,我诚邀您参加12月31日我的婚礼。
                                      林黛玉



圈不同别硬融

伏黛段子

“TOM,有一句话是圈不同不硬融。”
“我知道。”
“我们圈子不同,所以你能出去了么?”
汤姆没再回话而是干脆的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汤姆抚摸着她渐渐升温的身躯不断的加快下面的速度。
  汤姆很不满意她刚刚走神的行为,能让她说出完整的话实在是他的失误。他恶趣味的直击最深处再快去的退出,引得黛玉尖叫连连。
“圈不同,硬融也能融进去。”
  汤姆轻咬她的耳垂喘息着回话。黛玉羞得伸手抱住身上为所欲为的男人不吭声。
早知,不说话了。
昏过去之前黛玉后悔的想着。

林妹妹的奇游记 第一章预告

序章写的我要死要活,这个小预告又ooc严重。两个人都写温柔了以后会改。本文应该不会坑,但更新一定会是龟速。受不了黛玉黑化和伏地魔变态化的可以选择跳过。
第一章的预告是第一章的一些剧情,但由于我太懒了第一章还未改只能放个预告了。
预告里两人ooc严重。
正文会改太温柔的毛病,尽量贴近原人物性格。
你的伏黛迷妹,秦征。

第一章 预告

  黑暗还未席卷这个世界,他还懂得爱。
  汤姆推开休息室的门入目即是躺在床上睡熟的少女。他放松了眉宇间的警惕回头握住门把手小心翼翼的关好门却还是听到少女刚睡醒时软糯的声音。
“嗯?TOM你回来了。”
“嗯。抱歉,打扰到你了。”
软糯的嗓音让他在不知不觉间放下戒备。TOM应着话脱下斗篷坐在木椅上。他再也掩藏不住两日未眠的疲倦靠在椅背上不断的揉着双眼。黛玉瞧他这幅疲倦的样子不由得心疼,起身倒了杯温水递过去。
“你总是不爱惜自己的身子,那劳什子魔法能有身体来的重要?”
黛玉埋怨的瞪了他一眼气的转过头不理他的赔礼道歉。
  黛玉听着他的赔礼道歉不由得想起初见的那个夜晚……
  那时的他还不会表达他的疲倦,对她也是一脸戒备。
  五岁的黛玉坐在床上手指轻扣床沿檀木,一双小脚不安分的晃来晃去。五岁的TOM坐在木凳上一脸警惕。他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的只知道他是上床睡觉了。两人相顾无言,一个是天真虚伪的清澈目光一个是心思阴沉的冷漠目光。黛玉把白日学的男女授受不亲抛到九霄云外,蹦下床迈着急促的步子来到他的身旁。仰着小脸儿提高了音调问他:“你怎是透明的,你是画本里的神仙嘛?”
“……”
  TOM低头看着小女孩的嘴巴一开一阖说着他听不懂的异国语言不禁皱紧了眉头。这里的装饰打扮与她的不知名的语言都在提醒他这是与英格兰不同的异域国度。
  黛玉见这人不搭话只当是个呆愣的小仙,一撇嘴无趣的爬上凳子与他对视而坐。
“你们神仙都不能与凡人搭话么,倒是个怪规矩。”
TOM勉强适应了环境,认为他只是做了一个奇异的梦。抬头看着眉目清秀的少女不明所以的道出名字。
“Tom Marvolo Riddle”
  黛玉也未曾听过英格兰的语言错以为是仙人的话怎么琢磨也不知是何意。黛玉盯着他不知道说什么,Tom Marvolo Riddle这三个单词不断的在她的心里翻滚从未听说却刻骨铭心。
  TOM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这个不回话的少女。他实在看不出来她和孤儿院里那些故作柔弱的小鼻涕虫有什么不同。他们一样都只会找到靠山然后肆意诋毁他,她大约是用他听不懂的语言讥讽他。
  想到这里TOM握紧了拳对少女也充满了说不出的厌恶。黛玉仿佛是受他低气压的影响打了个冷颤。
  两个人就这样对峙着,直到TOM的身体渐渐变透明消失。
“我是林黛玉。”
  在他快要消失之际,黛玉才指着自己道出姓名。TOM闭上眼又睁开,景色由古怪的场景变换到孤儿院破旧的天花板。TOM用手遮住双眼不断的念着“我是林黛玉。”
  她的名字倒真长。

林妹妹的奇游记 序

说真的看了那么多文手痒也想写,但我的红楼梦是跳着看完的,哈利波特是跳着看完的。
突然想打死当年怠惰的自己,为了了解更多序写完了之后会认真看一遍哈利波特和红楼梦。
我的文会是所有伏黛里ooc最严重的,文笔不好。
写来写去套路不起来,序干脆就写了个脑洞。
大约会是黛玉去TOM的世界,因为红楼梦的世界观更难把握。
最后,看的开心就好。
你的伏黛迷妹,秦征。

   宫廷冷暖如人饮水,自知。旁人瞧着大观园是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朱门红瓦,气派得很。落了她的眼便只剩一片荒芜。
    春风绕柱吹散金炉篆烟,翠鸟绕树叫醒楼上美人。黛玉斜倚栏杆手里把玩着精致的青花瓷瓶。手指摩挲着青花瓶满心疑惑,黛玉垂眸静思不语。她究竟是忘了谁?这青花瓷瓶上歪扭的“TOM”是何人的雅号还是小厮们无意刻上的鬼画符。仔细瞧着是英格兰的文字,大观园里又未曾有人去过英格兰……黛玉只觉头痛欲裂,心肝儿也跟着刺痛。黛玉鸦睫轻颤投下些许阴影,右手紧紧地攥紧了胸口的衣裳。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凉风袭过打破这宁静。她掩嘴轻咳低头一瞧又是血染手帕。黛玉擦过嘴角血迹对死亡的来临勾唇一笑而过。爱着恨着满心纠结着,到头来空留了愁绪。愁绪蔓延,她满心念的宝玉却不是这愁绪的根源。她回身仿佛透过薄雾瞅见了那抹熟悉的身影,那熟悉的身影摇晃着荡入她的眉眼与心尖。
    黛玉眉目带笑任凭记忆如洪水涌入她的脑海。
  “TOM,我记得你了。”